首页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 下章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3)
 每当她这么说,温迪施都感觉到他俩的脸之间她冰冷的愤怒。她攥住温迪施的肩膀。有时她会需要些时间才能找到他的肩膀。找到他的肩膀后,她就在黑暗中对着温迪施耳语道:“你都可以当祖父了。我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去年夏天温迪施拿着两袋面粉走在回家的路上。

 温迪施敲了敲一扇窗户。村长提着手电筒透过窗帘照出去。“你敲什么,”村长说“把面粉放到院子里。门是开着的。”他的声音带着困意。那个夜里来了场雷暴雨。一道闪电落在窗前的草地上。村长关了手电。他的声音醒了,他大声说话。“还有五批,温迪施,”他说“新年时还有钱。复活节你就有护照了。”打雷了,村长望着窗户玻璃。“把面粉放到屋顶下,”他说“要下雨了。”

 自那以后已经十二批了,一万列伊了,复活节早已过去。温迪施想。他已经很久不再敲窗户了。他打开门。温迪施用肚子抵住袋子放到院子里。即使没有雨,他也把袋子放到屋顶下。

 自行车轻了。它在走,温迪施在旁边把着它。车子穿过草地时,温迪施听不到他的脚步。在那个暴风雨的夜晚,所有的窗户都黑了。温迪施站在长长的过道里。一道闪电将大地撕开。一声雷鸣将院子挤到裂中。温迪施老婆没有听到钥匙在门上转动。

 温迪施站在了前厅里。雷声远远地越过村庄,落在了园子的后面,夜里一片寒冷的寂静。温迪施眼睛里一阵冰冷。温迪施感到黑夜将被打碎,村庄的上空将突然明亮如昼。温迪施站在前厅,他知道如果他不走进房子里,穿过园子也许就到处可以看到所有事物狭窄的尽头,和他自己的尽头。

 在房门后他听到他老婆单调均匀的呻。好似一台纫机。

 温迪施把门打开了一道。他啪嗒开了灯。他老婆的两条腿好像被撬开的窗扇直在单上,在灯光中动着。温迪施老婆睁开眼睛。灯光并没有让她眼花。她的眼神就那么呆滞着。

 温迪施弯下。他解开鞋带。从胳膊下看过去,他盯着他老婆的大腿。他看到她把黏糊糊的手指从头发里出来。她不知道该把这只手放到哪里。她把它放在的肚皮上。

 温迪施看着他的鞋子说:“就是这样啊。就这么对付膀胱,仁慈的夫人。”温迪施老婆把那只手放在脸上。她把腿一直向下移到尾。她将两条腿紧紧并拢在一起,直到温迪施只能看到一条腿和两只脚掌。

 温迪施老婆把脸转向墙壁,大声哭起来。她拖着年轻时的哭腔时哭声悠长,拖着现在年老时的哭腔时哭声短促。有三次她拖着另一个女人的哭腔泣。接着不做声了。

 温迪施啪嗒关了灯。他爬进温暖的被窝里。他感觉到了她沉积的浑浊,好像她在上排空了肚子。

 温迪施听到睡眠如何将她继续到这摊浑浊下,只有她的呼吸呼噜呼噜。他很累很空。远离一切事物。好像在所有事物的尽头,好像在他自己的尽头,她的呼吸呼噜呼噜。

 她的睡眠在那晚那么沉,没有梦找到她。黑色的斑痕

 苹果树后是皮匠家的窗户。灯火通明。他有护照了。温迪施想。窗户很刺眼,玻璃上光秃秃的。皮匠把所有的东西卖掉了。房间空的。“窗帘也卖了。”温迪施暗自说道。

 皮匠靠在陶瓷炉边。地上放着白色的碟子。窗台上摆放着餐具。门把手上挂着皮匠的黑色大衣。皮匠的老婆边走边向大箱子弯下。温迪施看到她的双手。她的阴影投到空空的墙壁上。影子变得长长的,弯曲着。胳膊好像水面上的树枝一样波起伏。皮匠在数钱。他把那捆纸币放进陶瓷炉的管子里。

 柜子是白色正方形的,也都是白色的框架。中间的墙就是黑色的斑痕。地板是斜的。地板抬起来了。高高地爬上了墙。它立在门前。皮匠在数第二捆钱。地板好像要遮住了他。皮匠的老婆吹去皮帽子的灰尘。地板好像要把她抬到天花板上。陶瓷炉旁边的挂钟打下长长的白色斑痕。瓷炉旁挂着时间。温迪施闭上眼睛。“时间到了尽头。”温迪施想。他听见挂钟的白色斑痕在滴答滴答,看见黑色斑痕的数字指片。没有指针的是时间。只有黑色的斑痕在旋转。它们拥挤着。它们从白色的斑痕里挤出来。沿着墙壁落下来。它们就是地板。黑色的斑痕就是另一间房间的地板。

 空的房间里鲁迪跪在地板上。他面前摆着彩玻璃,排成长长的队列,围成圈。鲁迪旁放着空空的箱子。墙上挂着一幅画。那不是画。框子是绿色玻璃。框子里是白色玻璃带着红色波纹。

 猫头鹰飞过园子。它的叫声尖尖的。飞得很低。整夜都在飞。“一只猫,”温迪施想“一只在飞的猫。”

 鲁迪从蓝色的玻璃里拿出一把勺子到眼前。他的眼白变大了。勺子里瞳孔成了、闪亮的球体。地板将颜色冲到屋子边沿。另一个房间的时间击打着波。黑色的斑痕一起游动。灯泡颤动着。灯光破碎了。两扇窗户织游动着。两块地板将墙壁挤到面前。温迪施用手抱住头。脑袋里血管在跳动。手关节那儿太阳在搏动。地板在抬起。它们在靠近,在互相触碰。它们顺着狭窄的裂落下。它们将变得很重,大地将要打碎。玻璃将要发热,成为箱子里发抖的溃疡。

 温迪施张开嘴。他感觉到它们在脸上生长,那些黑色的斑痕。  m.sSccXs.coM
上章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