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 下章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6)
 陌生的猫头鹰总是在村子里寻找黑夜。没人知道它们白天在哪儿休养它们的翅膀。没人知道它们在哪儿闭上它们的喙睡觉。

 温迪施明白,陌生的猫头鹰闻到了皮匠屋顶上被剥成标本的鸟儿的味道。

 皮匠把剥成标本的牲畜送给了城里的博物馆。他并没有得到钱。来了两个男人。车子在皮匠房子前停了一整天。车子是白色的,紧闭着,好像一间屋子。

 那些男人说:“被剥成标本的牲畜属于我们森林里的野物。”他们把所有的鸟儿都装进了盒子里。他们威胁要收缴大笔罚金。皮匠把他所有的羊皮都送给了他们。然后他们说,没事了。

 这辆白色的汽车像一间屋子慢慢地从村子里开出去。皮匠的老婆因为惊吓微笑着挥手致意。

 温迪施坐在游廊里。“皮匠比我们晚提出申请,”他想“他已经在城里付过钱了。”

 温迪施听着过道石子路面上一片叶子的声响。它在石头上刮擦。墙壁很长,白白的。温迪施合上眼睛。他觉得墙壁在他脸旁伸长。石灰在他的额头上火辣辣。石灰里的一块石头张开了嘴巴。苹果树颤抖。树叶是耳朵。它们在倾听。苹果树饮下它绿色的苹果。苹果树

 战前教堂后面长着棵苹果树。这是一棵大嚼自己苹果的苹果树。

 守夜人的父亲当时也是守夜人。在一个夏天的夜里他站在黄杨树篱笆后面。他看见那棵苹果树怎样在上面树枝分叉的树干那儿张开了嘴巴。苹果树在大嚼苹果。

 早上守夜人没有去睡觉。他去找村里的法官。他告诉他,教堂后的苹果树大嚼自己的苹果。法官哈哈大笑。笑的时候他的睫都在抖动。守夜人从他的大笑中听出了恐惧。在法官的太阳生命的小锤子正在敲打。

 守夜人走回家。他穿着衣服躺到上。他睡着了。他睡了一身汗。

 在他睡觉的时候,苹果树擦伤了法官的太阳。他的眼睛发红,嘴干干的。

 午饭后法官打了他老婆。他在汤里看到了漂浮的苹果。他下了它们。

 村里的法官吃完饭后没法睡觉。他闭上眼睛,听着墙后的树皮声。树皮挂成一排。它们在绳子上摇晃,吃着苹果。

 晚上法官召开了会议。人们聚在一起。法官成立了一个委员会监视苹果树。委员会包括四位富农、神甫、村里的教师和法官自己。

 村里的教师做了发言。他将苹果树监视委员会称作“夏夜委员会”神甫拒绝监视教堂后面的苹果树。他画了三次十字,同时请求原谅:“上帝宽恕你的罪人吧。”他威胁说第二天早上去城里时会向主教报告对上帝的亵渎。

 那个晚上天色黑得晚。太阳在炎热中找不到白天的尽头。夜从地面涌出,覆盖住村庄。

 夏夜委员会在黑暗中沿着黄杨树篱笆蹑手蹑脚爬着。他们躺在苹果树下。他们看着错综的树杈。

 法官拿着把斧子。富农们把他们的粪叉放在草地上。村里的教师带来一支笔和一个本子,他坐在防风灯旁披着个口袋。他用一只眼睛穿过口袋上拇指大小的往外看。他要写报告。夜很深了。它将天空从村子里挤出来。已是‮夜午‬。夏夜委员会目不转睛地盯着被赶跑了一半的天空。乡村教师在袋子下面看着他的怀表。‮夜午‬已过。教堂的钟没有敲响。

 神甫已经将教堂的钟停摆。它啮合的齿轮不该计算罪恶的时间。寂静应当控告这个村庄。

 村子里谁也没睡。狗都站立在街上。它们没有叫唤。猫都坐在树杈上。它们瞪着发红的灯笼眼。

 人们坐在屋子里。母亲抱着她们的孩子们在燃烧着的蜡烛间走来走去。孩子们不哭。温迪施和巴尔巴拉坐在桥下。

 那位教师在他的怀表上看到‮夜午‬。他从袋子里伸出手来。他给夏夜委员会打了个手势。

 苹果树没有动静。法官清了清嗓子打破了长久的沉默。一个富农因烟草引起的咳嗽在抖动。他迅速地揪下一把草。他把草进嘴里。他住了咳嗽。

 ‮夜午‬过去了两个小时,苹果树开始颤抖。上面树枝分叉的地方张开了一张嘴。那张嘴在大嚼苹果。

 夏夜委员会听着嘴巴的吧嗒声。墙后,在教堂里,蟋蟀唧唧地叫着。

 那张嘴在嚼第六个苹果。法官跑到树旁。他举起斧子去砍那张嘴。富农们将他们的粪叉举到空中。他们站在法官的身后。

 一块树皮连着黄的木头落在草地上。

 苹果树闭上了它的嘴。

 夏夜委员会中没有人看见苹果树什么时候、怎样闭上了嘴巴。

 教师小心翼翼地从他的口袋中爬出来。他作为教师肯定看到了,法官说。

 早晨四点钟神甫穿着长长的、黑色的袍子,戴着大大的黑色的帽子,夹着黑色的文件包去火车站。他走得很快。他只看着石子路。曙光已经爬上房屋的墙壁。石灰很亮。

 三天后主教来到了村里。教堂里满满的人。人们都在看他从凳子中穿过,走向祭坛。他爬上布道坛。

 主教没有祈祷。他说,他读了村里教师的报告。他请教过上帝。“上帝早就知道,”他叫道“上帝让我想想亚当和夏娃。上帝,”主教小声说“上帝对我说:魔鬼就在苹果树里。”

 主教之前给神甫写了封信。他用拉丁文写的。神甫在布道坛冲着下面念了这封信。因为拉丁文的缘故,布道坛看起来很高。

 守夜人的父亲说,他没有听到神甫的声音。神甫把信念完后闭上了眼睛。他双手合拢,用拉丁文祷告。他从布道坛上爬下去。他看上去很矮小。他的脸看上去很疲惫。他脸朝祭坛站着。“我们不允许砍伐这棵树。我们必须让这棵树树立着烧尽。”他说。

 老皮匠更愿意从神甫那儿买下这棵树。但神甫说:“上帝的旨意是神圣的。主教已经知晓。”

 晚上男人们带来了一大堆稻草。四个富农用稻草将树干绑起来。村长站在梯子上。他把稻草撒在树冠上。

 神甫站在苹果树后,大声地祷告。沿着黄杨树篱笆站着的教堂唱诗班,唱着长长的圣歌。天气很冷,歌声的气息一直飘到了天上。女人和孩子们小声祷告。

 教师用一燃烧的刨花去点燃稻草。火焰噬了稻草。火焰升起来了。火焰噬了树皮。火在木头中噼噼啪啪作响。树冠舐着天空。月亮遮住自己。

 苹果鼓起来。它们炸开了。果汁叽叽咕咕。果汁在火里如同活着的体在呻。烟雾发出臭味。火辣辣刺入眼睛。歌曲被咳嗽声扯断。

 在第一场雨到来前村子里烟雾弥漫。教师写进他的本子里。他称这场烟雾为“苹果烟雾”  M.ssCcXs.COm
上章 人是世上的大野鸡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