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栬保镖 下章
第24章 等选举结束后
 然后到财务室去领取你这个月的薪水以及第三季度的资金,虽然你是被公司开除,但毕竟有功有过,你自己考虑吧。”

 很明显,整个会谈的主动权完全被邵英齐掌握在手中,周明仁适时地显示出自己的男人气概,把似乎还有些想法的李婵娟拉了起来。

 离开了邵英齐的总经理办公室。刚一出办公室,周明仁和李婵娟有无线通信功能的个人电脑,都开始尖叫起来,显然有人在这段时间中,打过他们的电话。※※※“浩宇,调查结果怎么样?”

 水秋岩主动问道,毕竟关系到自己女儿的终生幸福,天底下有哪个当父亲的会不紧张呢?“很不寻常!”石浩宇总结地评价了一句。

 然后把资料递了过去,水秋岩一边看,石浩宇则一边作精确简短地介绍。“安泉,男,现年二十一岁,曾用名安全,南方人,孤儿,六岁被福州市孤儿院选送参加北京的少年军校,十一岁从军校毕业,被送往云南的少年精英训练营,十四岁回到北京,参加了普通的大学‮试考‬,以优秀的成绩考入西南政法大学国内形势研究专业,主修政治。

 十七岁大学毕业,因政治特长突出而被中南海保卫部看中,进行了为期两年的专业保镖训练。

 之后在中南海服役了一年半,去年底因为某些原因被保卫部开除,具体资料不详,有消息说是因为执行保护任务的时候方法过于简单直接。”

 “今年开始对外接受一些简单的保镖任务及雇佣兵任务,七月份刚刚从法国回来,然后就接受了邵英齐的委托,开始为期两个半月的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说到贴身保护四个字,连一向严谨的石浩宇也不由自主地加重要语气,毕竟两个年轻男女,这么一贴身,不出问题才怪。

 “为人古板,按部就班,为人处事缺乏变通,从两次国内可查的简单任务中可以看出安泉做事一板一眼,任何时候以完成任务为第一目标。”

 水秋岩正好看到两次任务的调查,忍不住问道:“这上面说安泉前次任务是保护一位年仅四岁的小女孩,在二月份的时候身中七,是真的?”

 “是真的,有当时的医院和医生的证明!”石浩宇在汇报工作的时候,比安泉好不了多少。“那就不对了。

 二月份身中七,三月初又去了法国参加雇佣军的赏金任务,这怎么可能?”总的来说,水秋岩没能从中找到什么破绽,当然也没办法对安泉的身世背景发表太多评价,于是只好尽可能地找出其中不合逻辑的地方。

 “具体原因有待调查,不过据医生的说法,安泉身体的复原能力,是普通人的五倍,应当是在少年精英训练营里被训练出来的。”“哦?这倒跟你有点像啊,浩宇。”水秋岩叹道。

 于是石浩宇开始收拾东西,告辞出去了,任何时候的任何会谈,只要水秋岩开始说其它的事情,那就表示谈话结束了,看着石浩宇离开办公室,水秋岩再次拿起那份资料,脸上的表情很是奇怪,水秋岩一行一行往下看。

 终于看到那“西南政法大学国内形势研究专业主修政治”这样的几个字,水秋岩叹了一口气。

 忽然把资料丢在桌上,开始闭目养神,而此刻他的女儿水晚照,则正在享受安泉有专业水准的按摩,因为太过舒服而发出的呻声,整个办公室都能听到。***

 保镖守则第七十七条:保镖都应当有足够高的文化水平和个人素质,因为保镖很可能要面对任何环境的保护工作。

 有丰富经验的保镖,很可能今天还在棚户区里保护一个乞丐,下个月已经在巴黎保护全世界最红的名模,可能要去分辩两杯泽香味口感都完全相同的红酒哪一杯有毒,也可能要在沙漠中为了保证当事人不渴死而去寻找一小块绿洲。

 因此从本质上来说,保镖是一个技术含量非常高的行业,并不是普通人能够胜任的,能够从事保镖这个行业的人,都是精英和天才。※※※十月十五号,星期三,五行缺火,宜出行、祭祀、嫁娶,忌动土、上梁。

 虽然几十年来反复有各式各样的“科学家”分析研究,最终得出所有这些都是“封建迷信”的结论,但对于许多人来说,适当的“迷信”还是很有必要的,特别是一些事业有成的人,迷信对他们来说,是成功后的信心和勇气,沈万明当然也不例外。

 早上八点不到,沈万明就坐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离正式上班的时间还有足足一个小时,按照几天前他与周明仁的会谈结论,今天应当是上海几家大的媒体机构对沈万明一些不当行为曝光的日子。

 沈万明并不担心周明仁会在自己面前违,搞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小动作,因为在周明仁认识李婵娟之后的不到两天,李婵娟已经在他的“说服”下,开始提供各种情报给他,有了双保险之后,沈万明觉得自己对大众传播的控制力,基本上还是满意的。

 这几年来沈万明的仕途一直是一帆风顺,虽然有一个棋逢对手的水秋岩,但看不到明显背景实力的水秋岩在沈万明的眼里,其实是不值一提的,要后台没后台,要跟班没跟班。

 而且水秋岩的直系下属不过杜子仁和石浩宇两个人,与他自己亲信遍布华东地区官场上下相比实在是相去甚远。

 两天前沈万明几乎与周明仁同时看到了政敌的行动,不过通过媒体机构进行的内幕曝光,那些能够把周明仁吓到发抖的资料在沈万明看来。

 不过是一些“陈年旧事”和“捕风捉影”罢了,虽然沈万明不得不同意,近几年来因为各方面的压力,不能够完全把传媒这块的主动权牢牢握在手中,但毕竟这只是暂时的。五年前谢非凡意外的车祸死亡,这样的手段在沈万明的眼里,也确实是过于凶狠了,因此这几年沈万明一直不想再跟上海的几个黑道老大接触,这些地头蛇事情确实能够办得滴水不漏。

 但有的时候,影响确实太大了一些。当年谢非凡一死,上海最大的非政府传媒联合协会并没有在沈万明的意料之中烟消云散,反而被邵英齐以及政府内部的某种力量给维持了下来。

 之后因为周明仁的关系,沈万明一直没有再对邵英齐以及文娱传媒做什么手脚,任由文娱传媒慢慢发展壮大。

 原本最如意的打算和安排,当然是周明仁抱得美人归,文娱传媒和大众传播合而为一,成为支持自己的两大传媒支柱,没想到看起来风度翩翩一副大众情人脸孔的周明仁,到了情场上却成了缩头乌,五年下来不但没把邵英齐搞定,反而跟邵英齐的第二秘书弄假成真,虽然如此。

 但沈万明并没有觉得如何不妥,虽然传媒机构对于一个政治团体来说,是至关紧要的,但沈万明自认为要维系自己这个政治集团,要不断向上挤,并且成功地只用了五年时间由一个挂名副部长的位置挤到现在的副市长,最最关键的内容并不是传媒形象。

 而是利益,利益才是一切政治斗争的核心,沈万明始终坚信这样一句话。在位置上呆坐了近半个多小时,沈万明一直在考虑各式各样的纷杂内容,连秘书将今天的几份报纸送了进来都没有发觉,摆在最上面的。

 当然是文娱传媒的主打杂志《文娱周刊》,头版头条上用特大号的字体醒目地写道:十九名官员个人资产过亿。

 沈万明看着这样一个震撼的题目,脸上却浮现了一丝笑容,喃喃自语道:“资产过亿?随便找个局长处长的,哪个的个人资产不是过亿?这也算内幕?”

 ※※※水秋岩的办公室里,杜子仁正在向水秋岩汇报最新的工作,手里当然也拿了一份文娱周刊,杜子仁英俊的脸庞和恭敬的态度,每次都让站在一旁的石浩宇郁闷,没事长得这么帅做什么呢?“第一波攻击已经发出了。”

 杜子仁的声音很有磁,不过当然吸引不了水秋岩和石浩宇:“这次一共是包括文娱传媒在内的八家传媒机构,另外的七家,两家是二级的电视台,三家早报,一家综合杂志,一家教育系统内部期刊,选出来十七个沈系的人,四个建设局的,五个教育系统的,两个法官,一个新闻系统,五个医疗卫生体系的,都是沈系外围的人,其它两个是不小心找出来的小虫子。”

 “好,”水秋岩说道:“浩宇你有什么看法。”石浩宇当然不是草包,不过他政治斗争的天赋确实比较低一些,因此很奇怪地问道:“肚子,既然我们有这么多内幕资料,为什么不直接抖出来呢?这样沈老头不管有什么派系,不是全都倒了吗?”

 杜子仁对石浩宇这样的问题,当然是哑然失笑,因此也没有去过于计较一脸刚毅的石浩宇叫了自己十年前的外号。

 而是继续汇报道:“按照原定的新闻计划,周六会将传媒机构增加到十一家,曝光的重点放在违规建筑审批和劣质政府工程上,这样可以为这十七名小贪官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钱,在公众心目中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水秋岩的笑容还没有完全消失,看了一眼仍然惑的石浩宇一眼,说道:“没有问题,照你的计划去实施吧,老沈应当还在以为我们只是想取得这次争斗的胜利,以为自己在韦副主席的支持下稳若泰山,却从没想过千里之堤溃于蚁,慢慢来不用急,等选举结束后,他会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布局要深远,子仁啊,你这次太过侧重战术,把战略给忘记了。”杜子仁对于自己一手导演的计划当然非常满意,因此他对计划当中的一些小意外特别容易记在心上,考虑了一下,没有太仔细听水秋岩教诲的杜子仁问道:“局长,晚照到文娱传媒去实习,没有问题吗?”  M.ssCcXs.COm
上章 绝栬保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