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栬保镖 下章
第35章 因为一直以来
 特别是平常人本来应当有的那种很普通很普通的快乐感觉,忽然想起今天是星期天,杜子仁展颜一笑,一个晚上没睡的疲倦,并没有让杜子仁感到不适。

 而把问题想通之后,杜子仁反而有种轻松的感觉,忽然间,杜子仁很想去北京陪自己的老婆和女儿。“内线电话…内线电话…”桌上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杜子仁没有多想,习惯性地在电话响了两声之后说道:“接通…”

 “杜助理,有位大众传播的周先生说要找水书记,是不是现在给你接进来?”说话的是市政厅查询总机的小姑娘,通常不知道具体电话号码而又打电话到市政府的人,都要通过查询总机的初步审核。考虑了一下,有些归心似箭的杜子仁还是工作第一,平静地说道:“接进来吧!”

 可视电话的屏幕里,周明仁西装笔,显然刚刚整理过仪容,脸上的笑容是周明仁平时最常见的那种,加上柔和的语气,让周明仁有种说不出的亲和力:“你应当就是水书记的特别助理杜子仁杜先生吧,真是幸会。”

 听到官话十足的声音,杜子仁适才躁动的心逐渐平静下来,“政治工作最怕的就是感情用事”,这句金玉良言是杜子仁刚刚开始跟在水秋岩身边时,水秋岩说的,当时的杜子仁年方二十。

 点了点头,杜子仁快速地在脑海中确定了对方的身份,极有风度地说道:“你应当是大众传播的周总裁吧,确实是幸会啊,记得上次在沪江传媒于主席的宴会上,我还跟你换过名片。”

 看着眼神有些惊讶的周明仁,杜子仁笑道:“不知道今天周总找水书记有什么事呢?由于是休息时间,因此水书记没有到办公室来,如果可以的话,周先生不妨跟我说,由我来转达。”

 “当然,当然可以。”周明仁努力回忆了一下,却始终对一年半以前在沪江传媒于怀苦于主席七十寿宴上“曾经”换过名片的杜子仁印象全无,一边答应一边说道:“杜先生记忆力真好,其实这件事情,找杜先生也是一样,”

 “哦?我只是一名助理,只负责消息的传达和归纳,不过周先生如果有重要的事情,我可以确保一定会传达到水书记那里。”

 杜子仁眉头微皱,官话当然也就泉涌而出。“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一些资料,与前些日子‘杜’先生交给文娱传媒邵总经理的资料有许多相似的地方。”

 周明仁毕竟没有杜子仁的政治经验,把“杜”字加了点重音后,终于主动说道:“周一的时候,邵总经理也曾经邀请我旗下的大众传播加入到她们的新闻报道体系中。

 不过当时基于各方压力,我没能及时做出决定,所以…”看着周明仁刻意的沉不语,杜子仁微微一笑,说道:“是这样的,周总,本周一的相关资料,确实是由我交给文娱传媒的。

 不过所有的资料都是由一些知情者通过发上访信函的方式,发到市政府办公厅秘书办的。如果周总手头上也有类似的资料,我当然希望周总能够将所有的资料公开,至于加入到文娱传媒新闻报道体系中的这件事,我希望周总慎重考虑,一方面你的公司和文娱传媒是两个领域的媒体,另一方面也因为非常特殊的环境。”

 杜子仁说话点到为止,说到一半后直接打住,续道:“以上都只是在下私人的观点和建议,不过周先生的意思,我会完整地反应到水书记那边,并代表水书记对周先生这种一心为公的精神表示感谢。

 毕竟现在的政府蛀虫,确实多了一些,因此才更需要周先生这样勇于揭发那些不法内幕的优秀市民的协助。”“杜先生过誉了,这些都是我应当做的,杜先生的意思我明白,明天我会先给文娱传媒的邵总经理去电话。

 然后会再跟你联系,不知…”“当然可以,我把我的直线联系电话和电子名片发一份给周先生吧,请稍后查收。”杜子仁淡淡道:“周先生还有其它的事吗?”“嗯,有一件很难启齿的事情,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周明仁沉。“请说!”

 “我有一个朋友的父亲,因为一些事情,现在在桂林的一所监狱里服刑,最近传来消息说心脏不太好,想保外就医,不知道…”“我明天打个电话问问,如果是政策允许范围内的,相信监狱的管理人员一定会优先处理的!”

 杜子仁淡淡道,完全没有条件,当然是不可能的,考虑了一下,杜子仁继续问道:“那么其它的事情,还有吗?”“呃,没有了,谢谢杜先生的名片,打扰你的工作了。”“不客气,为人民服务是政府办公人员的天职。”

 杜子仁说了一句连自己听了都想笑的套话,直接把电话切断了,电话另一边的周明仁正在回味杜子仁的话,“领域不同,环境特殊,慎重考虑,看样子这个杜子仁不简单啊,能够在几分钟内评估我的价值,而且想好能够最大发挥我作用的方式,他应当就是水秋岩传说中的年轻接班人吧。”

 周明仁自言自语,紧张过后,有种全身放松的感觉,解开领带,人还在家里的周明仁大声说道:“婵娟,粥熬好了没有,要不要我来帮你的忙?”杜子仁也在自言自语。

 不过说的却跟刚才的问题没有丝毫关系,有些落寞的脸上挂着一丝苦笑,口中喃喃道:“明天还会打电话来…唉,还是先不回去了,等事情结束后再说。”

 忽然醒悟到自己经常说“等事情结束后再说”这样一句话,把回家陪老婆女儿的时间不停地往后推,于是脸上的神情更加的落寞起来。

 晚上九点半,安泉找了个空闲,把正在窃窃私语的两女丢在客厅,躲到邵英齐的书房里给夜狼打电话,这两天安泉陪着邵英齐和水晚照连场大战,虽然口的伤影响不大,但因为失血加上精力透支的原因,‮腿双‬有些发软。

 “昨天的事,谢谢了!”安泉淡淡说道,心里却在想着这么大的一个人情,要怎么来还。“,谢个啊,又不是我想要帮你,只不过有人请我保护你身边那个漂亮小妮子罢了。”虽然夜狼对安泉的人情很有兴趣。

 但毕竟不能说假话,很直接地端出内幕,说道:“保护时间是十一月十五号以前,从离开别墅开始到回到别墅之后,有夜狼在,你可以下班了。”

 安泉没什么太大的表情变化,忽然想起一件事,忍不住问道:“昨天,在商场门口,那个人是不是你的?”

 夜狼狂笑着问道:“哈哈,难道见报了?这下毒狼的脸丢到家了。”安泉心里暗笑,对自己的眼力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脸上的冰冷神情微微有些缓和,说道:“没有,不过我正好看到了而已。”

 夜狼已经把这个笑话说给超过三十个人听了,因此再多一次也没所谓,于是很直接地把毒狼如何被一个不足五十公斤的女人过肩摔到五米外的事情,添油加醋地说了一回。

 昨天听本人讲过一回的安泉当然兴趣不大,说到一半就直接打断道:“夜狼,我发现你现在做事真的很没品,上个星期还在执行威胁英齐的任务,这个星期居然接了个保护英齐的任务,我看你们这个雇佣军要散架了吧!”

 “,你才散架了,夜狼的原则就是雇佣军的原则,谁给钱,就给谁办事。”夜狼骂骂咧咧地说道:“你不是一样吗?只不过你现在不负责杀人而已,不过兄弟说句实话,你边上那个小妮子人又漂亮又没有老公,要好好把握啊。”

 停了一会,忽然发现了安泉话语中的语病,大叫道:“英齐?叫得这么亲切,莫非…”安泉脸色一沉,说道:“没别的事情了,我只是因为看到那人的背影,跟你的有点像,所以原则地问问,等任务结束,我找你喝酒。”

 夜狼看到安泉忽然间阴沉的脸色,没有多说什么,直接把电话挂断了,另一边安泉则正为自己在夜狼面前的不小心而抹了一把冷汗…※※※十月二十八号星期一,发生了很多不同寻常的事情。

 在传媒界,大众传播忽然配合文娱传媒一起,在电视节目中报道了沈系二十四名政府官员贪污舞弊行为,让整个传媒界大跌眼镜,因为一直以来,大众传播都是沈万明的直系力量。

 同时也是沈万明之所以能够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突如其来的倒戈相向,让绝大多数的人都不明所以。

 在桂林监狱,一名很普通的杀人犯因为立了功并且查出有心脏病,因此被特别赦免,可以保外就医一年半,至于这名姓李的杀人犯究竟是立了什么功,一直都是监狱其它服刑人员心中的一个

 因为据同住一起的狱友之后回忆,这名因为儿子被街头混混毒打致死而前后杀了七个人,被监狱长称为“极度残忍”的杀人犯,在监狱里极少说话,三子打不出一个来的人居然可以立功,确实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在政界,由沈万明沈副市长提议,水秋岩水副书记主持的上海中高层政府公务人员廉政建设专项碰头会,在市政府会议大厅举行,选在马上要到北京去参加与换届选举有关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之前三天召开这样的一个会议,其目的是所有会议参与者都知道的。

 在会上,沈副市长的发言让很多与会的官员都战战兢兢,毕竟一口气处理了四十七名涉及受贿和舞弊的中高层公务人员的雷霆手段,足以让所有人引以为戒,特别是四十七名高层人员中有四十三名是之前公认的沈系人马。  M.ssCcXs.COm
上章 绝栬保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