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栬保镖 下章
第129章 只有些灼伤已
 忽然非常想念远在上海的爱人们,雍容雅致的邵英齐,细心体贴的水晓照,有些刁蛮但心思细腻的谢飞凌。

 十几分钟前看到了德娜情不自的举动,几分钟前却又听到德娜亲口说的另一套想法,安泉忽然觉得自己有点了解这位伙伴了。

 “我想,菲丽丝小姐,你可能没有太多的机会到剑桥大学去拜访古里安先生了!”安泉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忽然说道。

 正蹲下身子察看约瑟夫和弗兰多伤势的德娜,停下手中的动作站起来说道:“确实如此,安先生,我实在没有想到,古里安居然是这样一个轻易放弃同伴的人,幸好…”

 德娜停了下来,没有把自己假意试探的想法说出来,因为她忽然觉得,眼前注视着自己的东方男子似乎已经看穿了一切。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安泉忽然皱了皱眉,走了两步来到德娜的身边后,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们的古里安先生,有可能不是格林将军的对手,可能…”“你显然猜错了,安先生!”门外忽然响起了古里安的声音。

 许多人影从门外冲了进来,手里的毫不留情地在房间里,连一向反应极为敏捷的安泉,也只来得及把德娜在身下,借那名倒霉的佣兵身体挡了一下后,只来得及开一,就被许多子弹击中了身体,倒了下来。

 德娜则在安泉的保护下,仍然毫发无伤,在最危机的关头,安泉仍然牢记着自己保镖的职责。***保镖守则第八十六条:经常面临生死考验的保镖当然也会受伤。

 不过大多数时候,只要保镖没有死亡,那么受伤的保镖会比没有受伤的保镖,可怕得多。※※※“二四型PPM微声手能够在短时间里杀了十名金绒花雇佣兵,能够在密集的弹中从容不迫地还击,甚至连开的节奏都没有发生变化。”

 赵正对已经持续了近一分钟的声感到异常奇怪。“小剑。”赵正忽然说道:“查这次雇佣任务的详细情况,有任何不寻常的迹象,都要直接汇报…

 其他人,以突击的方式,迅速确定战斗地点,对任何有攻击的目标,直接杀,启用第七号紧急处理方案。”“是!”看到赵正脸色冷峻起来后,小剑、小金和高大全也收起了之前嘻皮笑脸的神情,严肃了起来。

 本来一直在二线的小金忽然间加速,把跟他并排的小郭扔在了后面,而小金加速的同时,高大全则伸手拖住了不知所措的小郭,用冰凉的口气吩咐道:“不要有任何动作,跟在赵队长身边,有异常情况,第一时间开。”

 “为…”,小郭显然没有从刚才的感觉中恢复过来,忍不住想问为什么,但刚说了一个字,却发现高大全早就以平时急行军三倍的速度,上前接应小金了,小郭正要考虑接下来该做什么,却发现肩头上有一只手按了过来。

 然后是赵正温和的语气:“小郭,不要紧张,只是有可能我们遇到了一些特殊情况罢了,从现在开始,你跟在我身边,有任何异常情况,就开。”

 “…是,可…”小郭一边抬头一边还想再问,却忽然看到一向温和象老好人似的赵正,眼神中居然闪过一丝寒光。

 而脸上的神情也极有严肃,正看着曲折的甬道尽头,似乎想看穿整堵墙壁。※※※“噗…”安泉吐了一口血,背靠着墙壁,左边两米处是被爆炸烟雾环绕的门口,而右边则是一脸惊魂未定的德娜。

 “安先生,你这是何必呢?”门外传来了古里安嫉妒的声音:“我并不想对菲丽丝怎么样,我只不过想解决我们现在遇到的这个问题罢了,现在你身中多,难道你以为就凭你现在的样子,能够保护好菲丽丝吗?”

 顿了顿,古里安急需说道:“菲丽丝,出来吧,我没有恶意,这个房间并没有任何的宝藏,我完全可以仍几个手雷进来,难道你们能够活下去吗?

 宝贝,快来我这里,我已经和格林将军达成协议了,只要我们合作,这个宝藏就是我们的,而不是英国王室的,难道你不动心吗?只看表面价值,就超过三十亿英镑。”

 “闭嘴,古里安,两年的时间,就让你堕落成了魔鬼!”德娜脸上因为意外和受伤而产生的轻微惊恐神情早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不输于安泉的刚毅和眼中不熄的怒火,大吼道:“你居然与刚杀了你同伴的凶手合作,如果你还有宝藏猎人的尊严,就端起,把你身边的那些凶手干掉…”

 “噗…”安泉又吐了一口血,全身十一处中弹的他凭借着多年来的严格训练和这半个月大有长进的内功心法勉强保证了神智的清醒。

 而在眼前不远处被子弹打得象筛子一样的金雪绒花雇佣兵,则是安泉到现在还能站着的另一个原因,虽然只是一刹那,但安泉却能够凭借这个特殊的掩体,躲过最致命的几颗子弹。

 “安,你怎么样?”看到安泉再次吐血的德娜,显然没有了与古里安做口舌之争的兴趣,停下话来,扶住安泉,握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

 小心地呼了一口气,安泉完全可以感受到那颗在肺叶里的子弹,严重地损害了肺的正常功能,抬眼看了一下空旷的室内环境,在这样的情形下,安泉仍然把环境安全放在首位。空旷的室内,最显眼的,当然是正中间的那个石台。

 不过石台却不可能给安泉和德娜提任何的安全感,因为那个石台实在是太窄小了,除了石台外,整个空旷的房间里最显眼的当然是靠近房间大门处的十几具尸体和门口弥漫不肯散去的烟雾。

 “到那两个人身边去,趁他们还不敢进来!”安泉很小心地从破损的肺部挤出空气,慢慢地用汉语说道:“你应当能够听懂这个程度的汉语,听我的吩咐,到那两名受伤的宝藏猎人身边去。”

 德娜不解地看着安泉,显然不明白安泉想要做什么,而且在受伤时候说的话,居然比平时说的话要长得多,这让德娜很不理解,虽然德娜确实能够听懂简单缓慢的汉语。

 “安泉先生,我对你的职业能力深表钦佩,居然能够在我们冲进室内后,只凭简单的几又让我们退了出来,我很好奇安先生究竟在门口放了什么,居然能够让烟雾一直不散…”

 詹姆斯格林平静的话语响了起来,很冷静地说道:“不过,难道安先生以为这样能够有效果吗?

 拖延战术永远只能用于拖延时间罢了,你全身超过五处受伤,你能撑多久?如果我不惜牺牲下属,直接冲进来,难道安泉先生还能保证德娜小姐的安全吗?我想,不如我们做一笔易吧!”

 安泉看着德娜慢慢地走向因多处中而昏的约瑟夫和已经清醒过来,但却完全没办法移动身体的弗兰多小姐,伸手做了一个在宝藏猎人这个圈子里才有的手势,先手掌向上平摊,然后握拳,最后把拳头翻转了,手背向上。

 很辛苦地做完了这个手势后,安泉再次吐了一口血,感受着肺部因呼吸而带来子弹摩擦产生的巨痛,慢慢地说道:“什么样的易?”

 听到安泉的回复,格林脸上有一丝喜,刚才被退出房间的羞愧刹那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胜利的喜悦,虽然现在还没有取得最终的胜利。

 几分钟前,古里安一马当先冲进了室内,开,完全不顾德娜的死活,格林和卡尔当然也不会客气,密集的子弹朝着安泉和德娜扫去。

 但完全处于劣势的安泉凭借着另外一名俘虏当盾,用手中不起眼的小手朝门口了几后,就让浓浓的烟雾弥漫了整个门口。

 而两名试图沿墙壁绕进房间的佣兵再次死在了安泉的飞针下,迫于环境的特殊,加上并不明白这些烟雾是不是有毒,格林只好下令暂时退出房间,失去了最大的主动。

 考虑了一下,格林说道:“安先生,我并不想多说什么,你我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妥协的余地,团为我有太多的伙伴死在你的手中。

 不过我与德娜小姐却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我所接到的任务中也没有明确指示要杀掉德娜小姐,团此我想在这样一个基点上,我们还有不少东西可以谈,例如用你和房间里其他两人的生命作为换,保证德娜小姐的安全,你觉得这样可行吗?”

 格林的话停顿了下来,隔着并不算很厚的墙壁,格林甚至能够听到安泉急促的呼吸声。卡尔迅速靠近格林,在格林耳边轻轻说道:“烟雾没有毒,墙壁厚度只有四十公分。”

 “突击方案B,选准了位置再动手,确保一击必杀。”格林淡淡说道:“我并不喜欢和东方人多说废话,注意爆破的威力,我们现在是在地下。”

 卡尔冷冷地笑了笑,狠狠地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不放过任何敌人一直是金雪绒花雇佣兵唯一的信条,格林与安泉的协商,不过是增加一点缓冲时间罢了,德娜慢慢走向约瑟夫和弗兰多,虽然被子弹击中手臂的大腿。

 但伤势并不重,只不过有些灼伤而已,一边回头确认安泉的手势,德娜来到弗兰多的身边,看了一眼眼神中满是惑的弗兰多小姐,用手柄狠狠地在她脑后敲了下去,完全不理解德娜为什么要这样做的弗兰多。D小姐,马上昏了过去。有了第一下,接下来的工作德娜就很熟练了。  M.ssCCxs.COm
上章 绝栬保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