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栬保镖 下章
第231章 不管怎么想
 而如果选择土地贫瘠的土壤栽种出来的葡萄来酿造葡萄酒,则酒中必然带有一丝坚韧的口感,最适合在心情低落的时候用来振奋自己的精神。”

 “哦?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常识?”安泉一口将杯中的葡萄酒喝完,说道:“不过瓦尔登律师介绍的两种葡萄酒似乎都是法国的著名葡萄酒品牌,不知意大利有没有什么著名的葡萄酒种类呢。”

 “啊,你算是问对人了!”瓦尔登同样一口喝干了杯中的小半杯葡萄酒,非常开心地说道:“让我这个标准的锡耶纳人,来向你介绍本地最好的葡萄酒吧。”

 刚才还在大谈葡萄酒口感的迪梅特拉夫人微微一笑,伸手打了个手势,开始专心听瓦尔登的介绍,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和谐。***

 保镖守则第一百八十五条:在几种最有效的杀人方法中,用毒无疑是最古老也最常用的,因此保镖必须具备一些与用毒有关的专业知识,包括一些不会被记载在教科书上的知识。

 ※※※在瓦尔登律师给自己倒第二杯葡萄酒的时候,午餐的主食被送上了餐桌,是一些被烹制得非常美味的湖蟹和小牛排,安泉看到湖蟹后微微皱了皱眉,不过看了一眼杯中的红酒后,并没有说什么。

 恰好此时瓦尔登律师开始详细介绍各种各样的葡萄酒,确实让安泉学到了许多平时不可能有机会了解的知识。托斯卡纳拥有意大利第二多的葡萄酒品牌,一共拥有五种红葡萄酒和一种白葡萄酒。

 而这些葡萄酒品牌中的一些,甚至可以追溯到很遥远的中世纪,算起来应当是意大利甚至整个欧洲最古老的葡萄酒品牌了,托斯卡纳区的红葡萄酒都属于桑娇维(SANGIOVESE)的分支,最著名的品牌当属有数百年历史。

 并且代表着意大利葡萄酒的“蒙大奇诺的布鲁耐罗”,它由特定在锡耶纳出产的桑娇维葡萄所酿成。酒呈鲜明的宝石红色,陈年后偏向于石榴红色,具有典型的紫罗兰微香,酒体丰富含单宁。

 但喝的时候却非常畅,是真正的贵族酒。同样有名的当属齐颜蒂(CHIANTI)牌葡萄酒,由于产区几乎包括了托斯卡纳全境,因此对许多人来说,齐颜蒂是意大利在世界上最有名的葡萄酒了。

 珍藏版的至少需要陈酿两年以上,并且有三个月的时间必须在瓶中进行陈酿,酒含量至少有十二度。齐颜蒂酒呈鲜明的宝石红色,经陈年后偏向石榴红色,这与布鲁耐罗几乎完全一致。

 不过在喝的时候,齐颜蒂却有着布鲁耐罗所没有的香醇,你甚至可以在喝的时候,感觉到灌木下的紫罗兰香及草莓酱香,是一种让人回味无穷的酒。还有比较古老的“古典齐颜蒂”和拥有七个世纪历史的普乐恰诺山的贵族,以及我们正在喝的卡尔米尼亚诺,这五个品牌就是托斯卡纳区最著名的红葡萄酒品牌。

 不过随着葡萄果园的逐渐减少,越来越多的传统葡萄酒开始消失,而现代化的酿造工艺虽然让葡萄酒有着更加标准的味道。

 但却失去了不同葡萄园生产出来的葡萄酒完全不同的口感,对于葡萄酒本身所代表的文化来说,这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情。

 ※※※认真听着瓦尔登律师详细介绍不同的葡萄酒,安泉一直没有发表任何看法,在安泉看来,对面侃侃而谈的瓦尔登律师其实并不需要安泉的看法或观点,他需要的不过是安泉认真的倾听罢了。

 “因此,从葡萄酒本身的角度来说,恢复传统的酿造工艺,是保证葡萄酒文化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现在包括锡耶纳和佛罗伦萨在内的许多托斯卡纳区葡萄园都已经开始做类似的事情了。

 甚至我们所在的康卡葡萄园也从去年开始恢复了传统酿造工艺,虽然这样让葡萄酒的产量减少了近三成,但这是值得的。”

 瓦尔登用这样的话语结束了自己的长篇大论,同时也将目光转向了一直用心倾听他说话,但却没有停下过手中餐刀的安泉。

 “没错,瓦尔登先生,中国的传统白酒工艺也是如此,”安泉放下餐具,认真地看着眼前餐盘基本没动过的瓦尔登,笑着说道:“其实世界各地都是如此。

 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现代化程度的加深,许多传统的东西逐渐消失,例如我们所在的这样一个葡萄庄园,如果不是托斯卡纳区和意大利始终保持着超低的人口增长速度。

 同时每一个庄园几乎都有着自己独有的文化,恐怕现在享誉世界的托斯卡纳田园风光,早就被现代化的过程给抹杀了。”“事实上,生活在托斯卡纳的人是最幸运的一群人,因为这里人人都是品酒专家。”

 安泉笑着说道:“他们对于葡萄酒的每一个细书都有着深刻的讲究,葡萄酒会因为葡萄的产地、品种、采摘时间、酿造的酒窖、年份、酿制手法和储存时间的不同而导致口味相去甚远。

 有些时候甚至连葡萄产在坡还是坡、土壤中粘土与沙土的比例、某年某地的天气发生了变化这种小差别也能在最后的口味中表现出来甚至被专业的品酒师品尝出来,”

 听到这里,瓦尔登先生似乎醒悟过来,眼前这位相貌平平的东方人并非对葡萄酒一无所知,于是他开始拿起刀叉,专心对付餐盘里的湖蟹和小牛排。

 “喝某一瓶酒的时候应当配什么样的菜,以及搭配什么酪也是件极讲究的事。在托斯卡纳人们的桌上都不曾缺了葡萄酒,在金色的斜里,在斑驳绿中,在河上的轻舟上,在歌剧院的休息室,在话剧中场时的吧台前闲聊时,人人手里也会拿杯葡萄酒,而在酒吧餐馆里,伴着人的爵士乐,葡萄酒俨然就是会场的主角。”

 “听起来,安先生似乎对葡萄酒非常了解啊。”早已用餐结束的迪梅特拉夫人也开始对安泉产生了兴趣,接过话头问道:“不知安先生还知道哪些与葡萄酒有关的事物呢?”

 安泉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其实我知道的并不是太多,不过我个人认为,欧洲人对世界酿酒业最大的贡献就是让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葡萄酒。

 尤其那些通常都被储藏在橡木捅里,以及必须用软木来保持品质的葡萄酒。”“和西方的葡萄酒一样。

 东方的白酒也必须储藏在相应的容器中,不过与葡萄酒必须收木桶香味的原理略有不同且现代科技始终无法解释,为什么被储藏在瓷器或陶器中的白酒最终会比储藏在玻璃瓶中的白酒更加香醇。”安泉侃侃而谈地说道:“说起来。

 软木也是非常需要的葡萄酒配件,一个优质的软木必须具有密度低、弹佳、可伸缩强、不渗透、抗腐坏、抗分解和抗变质等特,在衡量一瓶葡萄酒的品质时,软木的品质往往是衡量过程的第一步。”

 瓦尔登律师非常迅速地解决了餐盘中的菜肴,很快负责收拾餐桌的佣人就将三人的餐盘收走,饭后的水果被迅速地端到了桌子上,泽呈金黄显然产自东方的柿子被摆上了餐桌。

 瓦尔登律师用优雅地手势拿过一个柿子,说道:“看样子安先生也是懂得品酒的人,我刚才说的那些葡萄酒的知识,倒是献丑了,说实话,安先生你又让我想起我的那位东方的朋友,她和你一样博学多才,只不过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她了。”

 “我也觉得安先生非常的博学,”迪梅特拉夫人也拿起一个柿子,似乎很有感触地说道:“这样的能力当一名普通的保镖,确实是有些…”

 “停下,这是柿子?”安泉忽然打断了迪梅特拉夫人的话语,皱眉问道:“如果是柿子的话,现在千万不能吃!”

 “显然,这是柿子!”瓦尔登律师用疑惑的口气问道:“不过柿子为什么不能吃?难道是因为柿子没有洗干净吗?”

 安泉摇了摇头,推开椅子来到迪梅特拉夫人身边,取过她手中的柿子,脸色有些阴沉说道:“瓦尔登先生,如果你不想食物中毒,现在最好不要吃柿子。”

 一直站在餐厅门外的芬尼听到这句话,手中一个金黄的柿子掉在了地板上,瞬间砸出了一片金黄的痕迹。

 而瓦尔登律师和迪梅特拉夫人,已经完全呆住了,因为对他们来说,不管怎么想,都无法理解吃柿子和食物中毒的关系。※※※自从安泉来到了葡萄庄园后,迪梅特拉夫人的专职司机卢苏就非常郁闷,因为安泉的出现直接导致了卢苏收入的减少。

 在此之前,卢苏在整个庄园里一共安放了超过五十个窃听器,几乎可以保证任何时候都能够将迪梅特拉夫人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完整地记录下来,并经过简单编辑后进行翻录,再将翻录的内容拿来出售,每一份窃听记录,卢苏都可以从中获得五万欧元的收入。

 不过安泉的到来把这一切卢苏认为的平静都给打破了,虽然安泉并没有将这些窃听器全部找出来销毁,但安泉却用了一个最简单的声音屏蔽功能,让所有窃听器都失去了作用,这让卢苏感到非常难受。

 原本每两天一次的窃听记录,显然也失去了完成的可能。一大早,卢苏就被三家客户的电话吵醒了,在卢苏的保证和争取下,终于主要的两家客户同意不收回预付给卢苏的资料定金,前提是卢苏必须尽快将最新的窃听记录提,否则就可能发生任何可以想像的糟糕的事情。  M.ssCcXs.COm
上章 绝栬保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