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栬保镖 下章
第264章 说清楚点
 离火堆不远的草地上,一个金发女子睡在一片巨大的白布之上。这个女子面容娇丽,皮肤滑,一张娇滴的红在阳光的映照下格外人,身上披着一件男士外套,脸上出幸福的微笑。

 随着一阵微风吹过,一股食物的香味扑鼻而来。闻到香味女子缓缓睁开双眼,慢慢爬起身来,朝香味飘来的方向走去。

 迪梅特拉夫人缓步走到火堆前,深一口气。烤鱼的香味,使她顿时精神起来,倦意也一扫而光,“哇!好香,安,你是从哪里弄来的鱼啊?难道你一大清早跑出去买鱼了吗?”

 迪梅特拉夫人眨眨眼睛好奇地问道,她实在想象不出在这荒山野岭怎么会有鱼。听了迪梅特拉夫人的话,安泉直想笑,可是又不好意思笑出声来,憋着一口气满脸涨得通红。

 “安,你怎么了,生病了吗?”迪梅特拉夫人关切地望着安泉问道,想起早上起来身上披着安泉的外套,迪梅特拉夫人以为安泉是因为把外套披在了自己身上,所以生病了。

 “哈哈…”安泉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以前看迪梅特拉夫人处理公司的事情还满精明的,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不过见她那么关心自己,安泉还是很感动的,“傻瓜!

 我没有生病,我现在很好。”不经意间,安泉按中国人的习惯说出这句话。“傻瓜…”迪梅特拉夫人若有所思,喃喃道:“安,我真的很傻吗?从我出生以来还没有人这样说过我,不过我一直都认为自己很傻。”

 说完迪梅特拉夫人用右手食指撑着下巴,两只眼睛滴溜溜打转,长而微微上翘的睫上下眨动,说不出的可爱动人。“傻瓜!俊瓜的意思是可爱,不是说你真的傻。”安泉微笑着说道。

 看着迪梅特拉夫人天真的表情,安泉一阵心神漾“现在她哪里像是三十岁结过三次婚的女人,除了比较感妩媚之外,其他的与十几岁少女无异。”安泉心里自忖道。

 “是吗?我很可爱吗?”迪梅特拉夫人脸上微缴泛起红晕,这样一来就显得她更加娇羞可爱。安泉微微感到有些意外,没想到开朗的西方女人受到别人赞美也会脸红,“我想你现在一定很饿了吧?这鱼快烤好了,马上就可以吃了。”

 话刚说完,安泉就闻到一股强烈的焦香味,看看木上的烤鱼,有一面己经变得焦黑,原来安泉光顾着和迪梅特拉夫人说话,竟然忘记了翻转手中的木,使得一面一直对着火烤,现在己经快变成焦碳,不过好在另一面算是烤了。

 安泉拿出军刺,将烤鱼从脊背处分成两半,把焦的一半留给自己,好的一半放到洗好的巨大树叶上,递给迪梅特拉夫人。

 迪梅特拉夫人接过烤鱼闻了闻,一股清新的自然香味让人食欲大振。昨晚一路上心惊胆战,奔波劳累,现在的确是饿了。

 迪梅特拉夫人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安泉拿着半块焦黑的烤鱼,也不知道该不该吃,只得愣愣地望着迪梅特拉夫人。

 迪梅特拉夫人吃得不亦乐乎,猛一抬头看到安泉呆楞在那,不解地问道:“安,你怎么不吃?这鱼很好吃,虽然投有任何调味料,但是有自然清新的味道。”

 安泉听到声音这才回过神来,拿起焦碳也似的半边烤鱼,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吃将起来,烤鱼刚刚入口,便尝到一股强烈的苦涩的味道,安泉脸色一沉,想要把鱼吐出来。

 迪梅特拉夫人看到安泉的脸色不好,赶忙十分担心地问道:“怎么了?安,你是不是真的生病了?”说完话,她才发现安泉手里的鱼似乎和自己的不太一样,听到迪梅特拉夫人的话,为了让她安心地吃完,安泉强忍着一口把鱼了下去,然后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大瞬几口之后,冲着迪梅特拉夫人嘿嘿一笑,表示自己很好。迪梅特拉夫人看到安泉满嘴都是黑乎乎的,连牙齿都变成了黑色,忍不住大笑起来。

 安泉见迪梅特拉夫人盯着自己大笑不已,心里又是好奇,又是心虚,好奇的是迪梅特拉夫人为什么而笑,心虚的是自己是不是出了什么丑态。

 他用手摸摸嘴,把手放到眼前一看,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不也哈哈大笑起来,吃完半条烤鱼,迪梅特拉夫人足地打了个嗝,虽然只是没加任何调料的烤鱼,但是却让她很足,也感觉很幸福。

 “或许有安泉在,自己就会很幸福吧!”迪梅特拉夫人心里暗道,不过想到安泉结束任务就要离开,心里不免一阵失落,眉头也皱了起来,安泉见迪拖特拉夫人表情似乎有些不对,赶忙关心道:“怎么了?有那里不舒服吗?”

 “哦!没什么。”迪梅特拉夫人顿了顿,继续道:“我只是在想你那条鱼是从那里来的。”她不打算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安泉,因为她不想把安泉占为己有,眼前这个男人的天空不在这里,他应该在更广阔的天空翱翔。

 “原来你还在想鱼的问题呀!”安泉恍然大悟道,思绪回到了几个小时之前…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的时侯,安泉就己经来至了河边。河里一群鱼儿决乐地游着,它们根本设感觉到安泉的存在,当然也更不知道安泉对它们居心不良。

 而这时安泉己经把它们想象成了美味的烤鱼。安泉右手握住一枚飞针,看准了一条最大最肥的鱼,便将飞针疾而出,直奔肥鱼的脑门而去。瞬间飞针没入水中,没有起半点涟漪,肥鱼当然也是浑然不觉。眼见就要得手,安泉兴奋不已。

 哪知明明看着飞针就要中肥鱼的脑袋,可是偏偏就连肥鱼的鱼皮都没碰到就从旁边滑过,肥鱼没事一般仍旧悠闲地游着。

 要知道安泉的飞针以前几乎是百发百中,现在受了这窝囊气哪肯罢休?安泉眉毛一横,五枚飞针同时手而出,飞针入水一点声音也没有就消失不见,不过仍然是没有伤到肥鱼分毫安泉顿时大急,PPM已然握在手上,举瞄准。

 连开数,子弹在水面起阵阵涟漪,鱼群受到惊吓纷纷四散而逃,不过虽然让鱼群受到惊吓,但是还是没有半点收获,这时安泉和鱼较上劲了,他不愿意再浪费弹药,一头扎进河里。要知道现在可是中秋,早晨的渴度很低低的,水里的温度就更低了。

 不过这对安泉来说算不得什么,以前在雪层下面待上几天都没问题,这样的水温可以说对安泉一点影响也没有。

 安泉在齐深的河水里追赶着鱼群,当然他的目标是那条肥鱼。到了水里,安泉的行动就完全没有在陡地上那么敏捷了。

 追来扑去就是抓不那条肥鱼,别说肥鱼,连一条小鱼也没抓到。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安泉仍然一无所获,这时他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要是在水里放点麻醉剂会怎么样?想到这里,安泉取出一颗麻醉弹,把弹头取了下来,把里面的麻醉剂倒到河里。

 别说这招还真管用,片刻之后河面上白花花的一片,那些全部都是被麻醉了的河鱼,当然那条肥鱼也在其中。安泉捞起那条肥鱼高兴地回到岸边,先前的郁闷一扫而空。

 他拿出心爱的透明军刺,把鱼开膛破肚,再拿到河里洗干净,放到事先准备好的巨大树叶之上,然后生起篝火,把鱼用一跟树枝穿起来放到火上烤。安泉把这一切完完整整地给迪梅特拉夫人讲了一遍,直听得迪梅特拉夫人前附后仰,大笑不止。

 看到迪梅特拉夫人开心地笑着,安泉多么希望她能一直这样开心。“哎!老朋友,看来我们的计划失败了,那个可恶的女人居然己经死了。”

 一大早,凡尼吉格一脸就看到全息视频里普蒂尼一脸失落地抱怨道。“我的朋友,你说清楚点,到底谁死了?我怎么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呀?”

 凡尼吉格满验疑惑地问道,他显然不理解普蒂尼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普蒂尼的表情由失落变为沮丧,“老朋友,我是说迪梅特拉夫人己经死了。”

 普蒂尼缓漫地说道,显然这个消息对他打击很大。“呵呵!”凡尼吉格朗地一笑,然后说道:“她死就死,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爱上那个女人了?”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我说,你是不是糊涂了?我怎么会爱上那个女人?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的计划失败了,好不容易才让她接受了身体检察,可是现在一切都白费了,哎…”普蒂尼唉声叹气地说道。

 “我的朋友,你说的是真的吗?消息可靠吗?”凡尼吉格这才有些着急,现在他终于明白迪梅特拉夫人的死代表了什么。“消息相当可靠,这是我警察局的一个朋友告诉我的。据说迪梅特拉夫人和安泉一起被“修罗”杀掉了。

 连尸体都被扔到了悬崖下面,“修罗””杀了十几个警察之后逃跑了,现在这件事还没有向媒体公布,警方正在进行秘密调查。”普蒂尼有气无力地说道。

 他的神情更加祖丧了,听到几尼吉格那样问他也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不过他明白从警察局打听到的消息不会有假。“噢!我的上帝!那个什么“修罗”不是你请的吗?不是说好了只杀安泉,可是现在…”凡尼吉格激动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我连“修罗”也联系不上了。”  m.SScCxS.coM
上章 绝栬保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