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栬保镖 下章
第382章 但却没有哭喊
 然后微微一笑,安泉回答道:“大哥的眼光真是厉害,居然看出我是仙台人。”“我是田中康夫,是宫城县的农夫,你们叫我康夫就行了。”中年汉子自爆家门道0“康夫大哥,我叫川岛次郎,这位是我子,她的名字叫川岛凉子。”安泉随口编了两个名字。

 虽然他不愿意欺骗这位憨厚的日本农夫,但是他却不能说出真名,因为现在时时都必须小心,那些特工可不是好对付的,况且还有那些行事诡异的忍者。中年汉子也不怀疑,随即就相信了安泉的话。

 对于一名欧洲女子用的却是日本名字,他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在日本很多地方,都有嫁夫随夫姓的习惯。

 一路上,安泉和田中康夫有说有笑地拉着家常,这一聊下来,安泉发现,日本的农夫也和中国的农夫一样质朴善良。

 这时他也明白日本虽然有军国主义作祟,但是日本还是有像康夫这样的善良人,他们只希望风调雨顺,过着平安的日子,并不希望发生战争。东京距离宫城县大约三百公里,汽车行驶了两个多小时,便已经到了宫城县境内。

 在康夫的热情邀请下,安泉决定先到康夫家住上一天。汽车驶过蜿蜒的山路,这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到达康夫家时,已经是早上五点半了,安泉和海蒂。希弗两人一下汽车,康夫就热情地把他们请进了自己的家。

 康夫的房子建立在山间的一片谷地上,房屋四周都是粮田菜地。沐浴在山风之中,让人有种说不出的恬淡安逸。

 康夫的房子是木制结构的两层小楼,采用的是和式的建筑风格。走进房间就能闻到一股天然木材的清香味,感觉上比钢混凝土的现代建筑要好得多。

 刚刚走进房间,康夫的子就了上来。见有客人光临,她立刻替安泉和海蒂。希弗拿拖鞋,虽然看到海蒂。希弗满身血污,又光着双足,心里有些疑惑,但既然是自己丈夫带回来的客人,她也没有多过问什么。安泉和海蒂。

 希弗在康夫夫妇的热情招待下,先洗了个澡,海蒂。希弗还换上了康夫子的一身和服。安泉看到沐浴梳洗过后的海蒂。希弗,觉得她比照片上的还要漂亮,而且从她的身上还透出一种知美,虽然她也拥有欧洲人的感。

 但是她却比一般的欧洲美女多了一份圣洁。沐浴过后,安泉和海蒂。希弗与康夫一家三口一起共进了早餐,其间康夫介绍了自己的家人。田中鸣子,田中康夫的子,虽然年过四十,但却是风韵犹存,温婉贤淑,是典型的日本传统女

 田中智子,田中康夫的女儿,十四岁,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已经发育成了亭亭玉立的美少女,虽然看上去十分青涩,但是却已经显现出日本女天生的妩媚气质。现在仙台念国中,读的是寄宿学校。

 恰好现在是双休,所以在家休息。早餐是式早点,但是由于日本的传统饮食文化源于中国,也算合安泉的胃口。海蒂。

 希弗是德国人,精细的东方菜肴,在她吃来已经是相当美味了,一夜未眠,安泉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海蒂。希弗却吃不消了,眼睛红红的,昏昏沉沉,所以一吃过早餐,康夫就安排两人到房间休息。

 当然,他们既然自称是夫,康夫就只给两人安排了一间房间。※※※清晨的阳光透过水蓝色的窗帘,照在睡梦中的安吉尔脸上,使得安吉尔甜美的脸蛋上,映出了淡淡的蓝光。

 这已经是安吉尔从日本回上海的第二天了,安吉尔缓缓睁开眼睛,从被窝里爬了出来,站在前伸了个懒,然后朝窗口走去。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深深地了口清晨的新鲜空气。

 安吉尔顿时觉得神清气,微笑着低下头,看了看她领养的那株人参,并且伸出白皙柔美的手指,逗弄了一下人参的绿色小叶片。

 “咦?”安吉尔好奇地俯下身,感觉今天这株人参似乎和以往有些不同了,但是一时又看不出来到底哪里不同。仔细地上下打量一下,她发现,人参的植株没入泥土的地方隆起了一块,隐约可以看到隆起处的顶端有一丝红色。

 安吉尔连忙伸出自己的纤纤玉指,在隆起的部分轻轻拨弄几下,立刻出一截红色的参体。“你终于结果实了。”安吉尔轻声说道。她直起身子,看向窗外。

 想起与安泉在东京大酒店里的日子,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千…自己的爱情之树终于也结果实了!***

 海蒂。希弗躺在地铺上,也许是安泉存在让她觉得十分安心,此刻她睡得特别甜。安泉望了望睡中的海蒂。希弗,正准备出去四处巡查一下,却突然觉得两手一阵麻。抬手一看。

 顿时心头一惊,他的十手指已经微微泛起紫黑色。安泉立刻回想起了和黑衣忍者战时的情景,当时他只是察觉到四星镖上有毒,但是因为并没有划破皮肤,他便觉得没有大碍。

 原来小鬼子用的毒药这么厉害,只是皮肤接触就这么严重,要是划破皮肤的话,肯定会立时毙命。安泉不及多想,立刻向康夫的子讨来一盆凉水。

 回到房间,安泉盘膝坐在榻榻米上,将双手浸到凉水中,运起《诀》柔和温暖的真气,将真气运行到双掌之上,好把毒素出来。

 随着真气的运转,安泉双手的温度渐渐升高。两刻钟的时间过去了,安泉已经满头大汗,盆里的凉水变成了紫黑色,而且咕噜咕噜地冒着气泡,就像是沸腾了一般。

 经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安泉将手从水里面拿了出来,抬起双掌一看,十指已经不再是紫黑色。

 但是却苍白无比,没有一丝血。见此状况,安泉长吁一口气。他知道现在毒已去,虽然手指苍白得紧,但那只是因为真气消耗过度,而且又在水里泡了一个小时的缘故。安泉的这套疗毒的方法,并非从武侠小说里面学的。

 而是从教他《诀》的老郎中那里学来的。云南气颇重,毒虫毒蛇多得紧。有一次训练营放假一天,安泉便找老郎中玩耍。见老郎中要上山采药,安泉着要和老郎中一起去。老郎中拗不过安泉,便只好带他一起上山,虽然训练营附近的山头,安泉几乎都去过了。

 但是却走得不远,而老郎中带着安泉一直往深山里走了二十多里。一路上安泉都蹦蹦跳跳,见到没见过的植物动物,都会让老郎中给他讲解一番。

 老中医每采得一味草药,他也要拿到手里闻一闻,看一看。这二十里路走下来,小安泉也见到了许多自己从来没见过的花花草草,不过他最感兴趣的,还是那些稀奇古怪的虫子,其实安泉当时虽然年纪还小。

 但是行为却已经相当老成,做事一板一眼,在训练营里是公认的小大人。只有在老郎中面前,他才展现出来小孩心,俨然就是一个调皮捣蛋的浑小子。在一条小溪边,两人停下来歇息,乘着老郎中去方便的当儿,安泉将药蒌里的一个小玻璃瓶拿了出来。

 透明的玻璃瓶里装着一只五彩斑斓的小甲壳虫,这只小虫头生角,背两翅,十分好看,虽然老郎中吩咐过他,色彩鲜的小动物大多有毒,但他还是忍不住将小甲壳虫放了出来,放在左手手心,右手拿着一逗弄着。

 待老郎中方便回来,见安泉拿小甲壳虫把玩,脸色一沉,立刻拍打了安泉的手腕一下,让小甲壳虫掉到了地上,然后十分小心地用木夹子把小甲壳虫夹到玻璃瓶里。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这只虫有毒,不能随便动,你怎么不听话?”老郎中黑着脸厉声道。“你不用着急,它又没咬我!”安泉嬉皮笑脸道。他和老郎中开玩笑习惯了,也不害怕老郎中板起脸来的样子。

 “没有咬你,没咬你就没事了?你现在看看你的右手。”老郎中厉声喝道。安泉抬起自己的右手一看,手掌上多了数道红色的细线,当时他不以为然,还呵呵笑道:“这小虫好玩得紧,还在我手上画画呢。”老郎中伸手就给了他两个爆栗。

 “你为什么打我?”安泉气乎乎地拿眼睛瞪着老郎中道。“你已经中毒了,你知道吗?”老郎中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安泉把玩的那只五彩的小甲壳虫,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五彩扶摇,虽然漂亮得很,但却是剧毒无比,只要它接触到人的皮肤,那么人就中了它身上的剧毒。

 这种剧毒之物,人本来该远远躲开,但它虽然是极危险的剧毒之物,却也是救人性命的良药,所以老郎中才会捉了它来。“我中毒了,那么我会死吗?”安泉还是一张笑脸,手上不痛不,所以他以为老郎中在和他开玩笑。

 “会死,会死">中了五彩扶摇的毒,三之内,你就会全身发黑,然后就一命呜呼了。”老郎中自然是有解救的办法的,但是见安泉调皮的样,他要好好吓吓他,让他长长记。顿了顿,见安泉还是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然后道,“怎么,你不信?

 那你看看你的右手上的红线,是不是变成黑色了?而且你的右手马上就会像火烧一样疼了。”安泉虽然不信,但还是抬起手来看了看,这一看之下,他开始着急了,因为他手掌上的红线,果然如老郎中所言,变成了黑色,而且比刚刚还了许多。

 他刚把手放下,立刻就感觉到手掌上灼热无比,疼得要命,不过他心志坚强,虽然剧毒难忍,但却没有哭喊,只是皱紧眉头忍受着,可怜巴巴地望着老郎中。“怎么样?以后不敢碰这些东西了吧!”老郎中质问道。  m.SsCCxS.COm
上章 绝栬保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