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栬保镖 下章
第395章 方向没有改变
 “哈哈…”斯文人笑得更厉害了,笑脸人从衣兜里掏出一样东西,以闪电般的速度朝斯文人嘴里一扔,然后道:“叫你笑。”

 斯文人闭嘴不及,那东西飞进了他张大了的嘴中。他收住笑声,嘴嚼了几下,然后十分严肃地问道:“你不是说你不在衣兜里装花生米了吗?怎么刚刚又扔花生米到我嘴里?”

 “是呀!”笑脸人回忆了一下,然后道:“那估计是以前放在衣兜里的,这套衣服我好几个月都没穿过了。”

 “哦!”斯文人恍然大悟道:“怪不得刚刚嚼起来感觉软绵绵的!”两人不慌不忙地走到走廊拐角处,笑脸人从雪白的墙壁上拔出一牙签,放回衣兜里,然后道:“幸亏没有折断,这可是我从国内带过来的。”东京大酒店,二五〇〇八号房门口,一个黑衣忍者正掏出工具,企图打开房门。

 而这间豪华套房,正好是安泉他们所在的套房。***火鬼一个闪身,一枚飞针朝他的左面太阳而来。眼见这一针是躲不掉了,火鬼举起左手想要夹住它,但还是稍微迟了一点,飞针击在他的左手中指第二节的指关节上。

 “喀啪!”骨骼断裂的声音清晰地在火鬼耳边响起,他左手中指从第二指关节处断裂开来。离身体的一截手指,飞到了十米开外的水泥路面上。火鬼的左手垂了下来,身体软绵绵地向后倒去,后脑勺碰在广告牌的棱角上,发出沉闷如钟的轰鸣声,久久地在空气中回,而火鬼的太阳处留下了一个小孔,鲜血不住地往外淌着。

 本来安泉发出的飞针,火鬼是有能力闪躲的,但他偏偏要躲到广告牌后面,这样一来,安泉完全可以预测到他的移动轨迹。

 就在火鬼向广告牌后闪身的一瞬间,安泉已经算准了他下一刻的位置,一枚飞针手而出,火鬼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从容闪过。

 解决掉火鬼,双胞胎姐妹松了一口气,双双坐到路沿上,大口地气,互相看着对方,脸上绽开了开心的笑容,手臂上的疼痛也已经被她们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小姐,需要帮忙吗?”正在二五〇〇八号房门口进行开锁工作的黑衣女忍者,被这句发音不太标准的语一惊,随手就甩出一枚梭形镖,朝发出声音的方向而去。

 一道细小的黄光一闪,在虚空中和高速飞行的梭形镖撞在一起。梭形镖立刻偏离了“航道”撞在了雪白的墙壁之上。

 然后掉在地上,发出“叮…”的一串响声,在空旷的走廊里,显得特别的清晰。幸亏这里的墙壁和房门都有很好的隔音效果,要不然酒店房间里的客人就要因为好梦被打搅而投诉东京大酒店了。

 刚刚解决掉火鬼,安泉就见到鬼丸朝客厅奔去,五感都很灵敏的他当然也知道大门口有异常情况,于是立刻将防弹玻璃窗关上,并且锁好,然后迅速移动到了套房大门口。他将身体贴在大门左侧的墙壁上。

 并且做了一个手势,示意站在大门口嚎叫的鬼丸离开门口。鬼丸是受过严格训练,并且极其聪明的忍犬,得到安泉的指示,它立刻退回客厅之中,同时也不再嚎叫。

 而是警惕竖起了它灵敏的耳朵。安泉掏出随身电脑,打开扫瞄功能。电脑的荧幕上显示,在大门外的走廊上,现在有三个人,其中两个人正在快速移动,另一个则静止不动。

 安泉的大脑在快速地运转着,两个移动目标,一个静止目标,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需要两秒钟的时间,才有可能把门外的三个人全部干掉,但是根据门外两人的移动速度来看,自己的估计可能还太乐观。

 况且,门外的人现在至少可以分成两派,在没有搞清楚这两伙人的来历之前,开袭击这两伙人,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于是安泉决定静观其变,等外面的人斗出结果了,自己再做打算。穿过酒店自动感应的玻璃门,双胞胎姐妹进入了奢华的酒店大厅,迳直朝那泛着银光的电梯门走去。

 虽然她们各有一只手臂受了伤,但是在风衣的遮蔽下,外人是看不出来的。门口的两个宾和柜台的服务员小姐呆呆地看着这对双胞胎姐妹,这两位客人从十点多进入酒店,就再也没有出来过,这会怎么会从门外进来呢?这使他们不由得又想起了之前一闪而过的黑影。

 顿时汗立起,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幽灵的存在?二五〇〇八号门口,女忍者和斯文人已打得难解难分,地上躺着好些梭形镖,当然还散落着几乎与梭形镖相同数量的硬币。

 “喂!你快点好不好?”笑脸人十分不耐烦地对斯文人说道,“都过了十分钟了,你是不是打算和她打到天亮呀?”“你就知道说!也不知道帮帮忙!”

 斯文人气愤道。就在斯文人分神说话的瞬间,女忍者抓住他的一个空档,凌厉无比的一刀迅速朝斯文人的门面而来。

 斯文人眼见不妙,但也不好招架,一个矮身躲过一刀,锋利的刀刃从他头上掠过,几缕乌黑发丝在空中飞扬,虽然躲过了致命的一刀,但却没躲过女忍者随后补上的一脚,被她狠狠地踢了一脚,顺着走廊后退了五米远才停了下来。

 斯文人剧痛的口,正想站起来,女忍者已经到了近前,迅捷无比的一脚又朝着他的头部踢来。

 斯文人没法起身,只得伸出手来格挡住这一脚。随后,女忍者又连踢了几脚,踢得斯文人根本没有机会站起身来,只能用双手吃力地不住格挡。

 但身上还是免不了会挨上几脚。见自己一番快速的脚法攻击让对方穷于格挡,女忍者瞅准时机,举起一刀便朝斯文人劈了下来。斯文人应付女忍者的脚法已然穷力,这当头一刀眼见是避无可避。

 “小心!我来帮忙了。”笑脸人右手一扬,同时喝道。女忍者本来就一直不放心那个站在旁边观战的人,觉得他一定会出手帮助自己的同伴,这时候听得他的声音,又见他右手一扬,以为对方发了飞镖,于是便条件反般朝后跃开一步。

 而离斯文人头顶不到一厘米的锋利短刃,也随着女忍者的后跃而离开了斯文人的头顶。斯文人死里逃生,当即迅速站了起来,挥拳直接朝女忍者而去。女忍者刚刚后跃,便发现自己上当了,笑脸人根本没有发出飞镖,刚刚扬手只是个假动作而已。

 眼见斯文人双拳袭来,她立刻挥刀阻挡。斯文人赤手空拳,不敢和短忍硬碰,只得变拳为爪,抓向女忍者的手腕。“小心!”笑脸人大喝一声,也不知道叫谁小心,反正就见到他右手又是一扬。

 女忍者刚要变招,被笑脸人的声音一惊,眼睛的余光看到他的动作,顿时慌乱地闪到一边,虽然刚刚才上过当,但是她却不敢怠慢。女忍者分神躲闪之时,斯文人已然抢上前来,双手前抓,捏住了女忍者的左手手腕,食指稍稍用力,按住了女忍者的脉门。

 女忍者顿时身体一僵,动弹不得。“现在才肯帮忙!”斯文人这时候空闲下来,十分不满地抱怨起来。

 “要是我们一齐动手,不是早就把她制服了吗?”“还说我?我看你是看上人家了,要不以你的本事,用硬币就把她解决了,哪还用得着我帮忙?”笑脸人讥讽道。

 “你少瞎说!”斯文人脸上一红,辩解道:“你也知道我用惯了一块钱的人民币,现在用这日本一百块的硬币,很不习惯。”“好了!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处理这名忍者小姐吧!”笑脸人盯着女忍者道。

 斯文人刚要说话,便觉得手下一沉,女忍者的身体软软地朝地上倒去。斯文人顺势蹲下,低头一看,女忍者的嘴角溢出乌黑的血。伸手探了探女忍者的鼻息,再加上自己按着女忍者左手脉门的食指已经感觉不到脉搏跳动了,他确定女忍者已经死亡了。

 “她怎么样了?该不会服毒自尽了吧!”笑脸人有些担忧道。“你说得没错!”斯文人把女忍者的尸体放到地上,继续道:“忍者还真是够狠的!”

 安泉通过随身电脑了解到外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了,现在只剩下两个人,很明显,这两个人是一伙的,虽然不知道外面的两个人是敌是友,但安泉还是决定先将两人制服再说。

 安泉明白,外面的两人身手都不简单,要是使用麻醉弹,需要零点五秒的时间才能向两个不同的方向开两。零点五秒的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对于高手来说,这点时间已经足够做出反击了。

 为了保险起见,安泉选择使用飞针,因为这样的话可以两手齐用,那么就将时间缩短到开门后的零点二秒之内。将门打开后,安泉一个闪身到了门外,手中的飞针已然手,朝门外两人手臂而去。

 门外两人的反应一点也不慢,几乎是在安泉飞针手而出的同时,斯文人抛出一枚硬币,着安泉的飞针而去,而笑脸人抛出了一牙签,也以迅捷无比的速度向飞针。一瞬间,两枚飞针分别撞到了硬币和飞针之上。

 飞针推动着硬币,方向一点也没有改变,迳直朝斯文人飞来,而那枚牙签已然粉身碎骨变成细小的碎屑飘散在空气中,而飞针则按原来的方向朝笑脸人而来。硬币和牙签虽然没有改变飞针的轨迹。

 但是却让它的速度慢了不少,使得两人有机会闪身躲过。在闪身的过程中,笑脸人赶忙叫道…“甲戍七七四九一二。”安泉的第二拨飞针本来就要出手,但是听到代表自己的编号,他立刻停止了发动作0虽然飞针没有发出去。  M.SsCCxS.COm
上章 绝栬保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