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绝栬保镖 下章
第408章 三个小时以后
 自从被分派到日本执行间谍工作后,卡罗琳就无时无刻不想着回到祖国,但真正收到调命后,她却不想就此离开。成功近在咫尺,却突然因为意外而功亏一篑,同海蒂。希弗一样,卡罗琳对片没有解密出来的内容好奇不已,出了监狱后,卡罗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阅读海蒂。

 希弗发表的文章。回想起在审讯过程中的紧张气氛,她敏锐地意识到,日本的紧张程度绝对大大超过了海蒂。希弗公布的信息所给予他们的打击,片肯定还隐藏了什么令他们胆寒的内容。

 到底是什么呢?与碧湖寺有关吗?但那个琥珀的下落已经无从着手找回,而再探碧湖寺,在日本警觉后显然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卡罗琳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就在昨天晚上,卡罗琳收到了海蒂。希弗的邀请,当下就答应下来了,她很想知道,这个为了坚持正义,甚至连性命都不顾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卡罗琳敲了敲二五八号客房的房门,开门的是一个长相平凡的黑发男子,长着一双充满神采、让人一看之下就忍不住被吸引的黑色眼眸。

 看到这个男子,卡罗琳马上就认出来了,他就是那次在赛马场与苏月关系亲密的中国男子,虽然与他只有两面之缘,但那双似带着魔力的黑色眼眸,是卡罗琳怎么都难以忘记的。

 但开门的怎么会是他?难道敲错门了?卡罗琳连忙看了看门牌号。“卡罗琳小姐?”安泉微微一笑,用流利的法语说道。

 安泉第一眼就认出眼前的红发女子,正是在赛马场里看马时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位。只是此时的她似乎比那时要憔悴了许多”那双如蓝宝石般的眼睛微微有些失去神采。

 与卡罗琳被日本政府关押了联系起来,再加上现在刚好是约定的时间,安泉几乎可以确定眼前的女子就是法国特工卡罗琳。“你好,我是卡罗琳,请问你是…我们好像见过。”卡罗琳疑惑的双目从门牌号转向了那名男子。

 “对,我们见过,我是安泉,希弗小姐的保镖。”安泉同主动伸手过来的卡罗琳握了握手,然后侧身让开门,“请进,希弗小姐在里面。”

 卡罗琳惊讶地看了安泉一眼,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看不清安泉实力的深浅。眼前的男子在平凡的外表下,不仅在不知不觉中透出强烈的男魅力,而且还隐藏着非同一般的实力。海蒂。希弗接连遭到日本特工、忍者、FBI的追杀,至今仍是安全无恙,也是因为有这个男人保护吧。

 卡罗琳曾听法国的特工同仁介绍,海蒂。希弗身边有一个厉害的保镖,说的应该就是他吧,想到保护,卡罗琳心里没来由得一颤,遭受审讯时无依无靠、无助绝望的感觉重又涌上了心头,原本就有些憔悴的脸上顿时渗出了几滴冷汗。

 “你没事吧?”感觉到身后的卡罗琳没走两步就停了下来,安泉回过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脸色惨白,立刻关切地问道。卡罗琳抬头看了看安泉,随即微微一笑:“谢谢,我没事。”

 镇定心神后,卡罗琳跟在安泉的身后”继续朝房间内走去,脑中却回味起刚才安泉瞥来的、使她瞬间就抛去梦魇的眼神。

 “你好,卡罗琳小姐,我是海蒂。希弗。”已在客厅等候多时的海蒂。希弗,一见到卡罗琳就立即亲热地了上去。“你好,希弗小姐。”卡罗琳在与海蒂。希弗握手的同时,快速打量了下眼前这个容貌、身材不逊于自己的女人。

 一张典型的欧洲美女脸孔,高耸拔的尖鼻,碧蓝的眼睛似幽幽的海水,绽放令人心动的成风韵,白皙的肌肤光滑人,略厚的嘴稍稍破坏了脸上整体的美感。

 但结合自然出的坚强气质,却也恰到好处。卡罗琳刚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妮黛。格拉芙就从第三间客房中走了出来,“格拉芙小姐。”卡罗琳见到妮黛。

 格拉芙后,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虽然她以前和妮黛。格拉芙没有接触过,两人之间一直是通过其他特工进行联系的,但是出发之前她曾得到过妮黛。格拉芙的一些有关资料,上面就有她的照片。

 “你好,卡罗琳,辛苦你了。”妮黛。格拉芙微笑着与卡罗琳打了个招呼,然后坐到了卡罗琳的身旁,其实说“坐”不太准确,因为妮黛。

 格拉芙几乎是半躺在柔软的沙发上了,斜眼看着端着咖啡走进来的安泉。野十足的样子,倒是与她的气质相配。卡罗琳和海蒂。希弗接过安泉递过来的咖啡,均是对他温柔一笑,而妮黛。

 格拉芙接过咖啡的时候,却趁机在安泉身上摸了摸。感觉到卡罗琳和海蒂。希弗同时投来的目光,安泉皱了皱眉,坐到了离海蒂。希弗最近,离妮黛。

 格拉芙最远的右边角落里。妮黛。格拉芙则无所谓地笑了笑。卡罗琳心中一动,据她所知,妮黛。格拉芙虽然看起来野十足,但对男人却相当挑剔。她现在竟对安泉做出如此明显的挑逗,说出来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而自己旁边的海蒂。希弗。

 看着安泉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浓情意。再次看了一眼安泉,卡罗琳突然发现自己的目光已经很难再从这个男人身上移开了,像卡罗琳、海蒂。希弗以及妮黛。格拉芙这种思想成、阅历丰富、能力出众,年纪在三十上下的女人。

 尤其是像她们这样的欧洲女人,对能够令其中意的男人,要求的不是相貌或身材,而是一种气质或能力,一种能够令她们心动的男子气概,或一种能够令她们叹服的超凡能力。

 很明显,安泉这两项都具备了,看到卡罗琳脸色苍白,满是憔悴的样子,海蒂。希弗对她歉意地笑笑,说道:“真是对不起,卡罗琳小姐,没想到我写的文章把你害成这样。”

 失手被擒的卡罗琳因为自己的机智,身上除了之外,并无其他可疑物品,因此最初被定为恐怖分子,随着海蒂。希弗带有猜测质的文章的发表,日本军方才意识到日本发展大规模杀伤武器的秘密被出去了。

 卡罗琳这才遭到军方紧密关押,并不堪其苦地在审讯中度过了终生难忘的时光,虽然海蒂。希弗心中充满了歉意,但如果再重来一次,她还是会这样做。

 对她而言,这是一个原则的问题,充满正义感的她,不愿意让日本军国主义复活,更不愿意让日本对整个亚洲地区或世界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

 在她认为,卡罗琳窃取信息的目的与初衷也是如此,这么做,也算是继承了卡罗琳的意愿,但于情于理,她都需要向卡罗琳道个歉,这也是她邀请卡罗琳前来的原因之一。

 “不,我应该感谢希弗小姐你才是。如果没有希弗小姐的文章,我就会被当作恐怖分子被日本方面起诉,哪能这么快就被放出来,”卡罗琳微笑着说道。

 无论是外形还是气质,卡罗琳对初次见面的海蒂。希弗都非常满意。正如海蒂。希弗所想,卡罗琳对她没有任何的怨恨或恼怒,只有发自内心的赞叹与感谢。

 “听格拉芙说,你被捕前接连丢下了两块片,但这两块片现在基本上都断了线索。卡罗琳小姐能否回想一下,在此过程中,你还留下过其他关于日本正发展大规模杀伤武器的证据吗?”见卡罗琳没有丝毫责备的意思,反而开起了玩笑,海蒂。

 希弗终于放下心来,马上把话题引到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上。妮黛。格拉芙这时也坐直了身子,认真地瞧着卡罗琳,虽然理智告诉她,卡罗琳不会给出什么奇迹,但她还是忍不住把心神全部放在了这上面。

 安泉也看向了卡罗琳,一副专心聆听的样子。“没有,因为当时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并没有来得及采取任何措施,而那块特工手表,也是我急中生智扔了出去,才没有让日本方面得到的。”

 虽然这种问题被问了不下一百遍,但看到海蒂。希弗投来的请求眼神,卡罗琳还是努力重新回忆了一遍,认真答道。众人听到这个回答,脸上都微微有些失望的神情,尤其是海蒂。希弗,眉头紧皱了起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将众人的表情收入眼底,卡罗琳轻叹一声,低下了头,自责与懊恼占据了她的整个身心。“让大家失望了,如果我当时再谨慎一些,就不会出现今天这个局面了。”卡罗琳轻声说道。

 “这不怪你”卡罗琳,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原本就是期待奇迹的心态,妮黛。

 格拉芙最先冷静下来,拍着卡罗琳的肩膀劝慰道。听到妮黛。格拉芙的劝慰,海蒂。希弗也收起了失望的表情,向卡罗琳投去勉励的眼神”说道:“格拉芙说得对,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说完后,海蒂。希弗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很像一个长官对下级的鼓励,忙又补上了一句:“对于你的机智与坚强,我很佩服。”安泉则简单得多,在接触到卡罗琳的目光后,只对她微微一笑。

 对卡罗琳来说,安泉的这一个微笑比任何鼓励的语言都要有效,她心中的自责立刻减轻了很多,心情也变得轻松了。

 接下来的谈话变成了闲聊,原本还沉浸在失望中的三女,最后居然越聊越投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这样的场面安泉实在太过熟悉了。

 邵英齐、水晚照、夏依依等人聚在一起时就是这样。安泉由此得出结论:全世界的女人都是天生的群居动物。闲聊中的三女完全忘记了时间,三个小时以后,卡罗琳才发现天色已晚,赶紧向众人告别。  M.sSCcXs.coM
上章 绝栬保镖 下章